三教网

 

 

搜索
三教网 首页 教门 故事 查看内容

林龙江传奇(再传弟子陈衷瑜)

收藏 分享 2012-6-2 07:54| 发布者: 林如实| 查看数: 2048| 评论数: 0|原作者: 柳 滨|来自: 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2003年12月第1版

摘要: 林龙江传奇 柳 滨著,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2003年12月第1版, 再传弟子陈衷瑜 陈衷瑜,字汝经,道号聚华子,门人称为“明道开教继承中一三教再传大宗师”。生于万历十七年已丑(1589年)二月十三日,福建莆田醴泉 ...

林龙江传奇

                             柳 滨著,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200312月第1版,

再传弟子陈衷瑜

陈衷瑜,字汝经,道号聚华子,门人称为“明道开教继承中一三教再传大宗师”。生于万历十七年已丑(1589年)二月十三日,福建莆田醴泉里柳营人。

据说,陈衷瑜的父亲念斋公陈显,是林龙江的门徒。当初,他同黄芳、陈召南等,在马峰建三教祠,并奉祀林龙江的偶像。母亲黄氏,性情温和,不追求名利,乐善好施。凡是僧尼、道士及年老多病的残疾人,到她家“化缘”、乞食,她就把自己家里的口粮和零用钱送给他们。并简单介绍当地的民情风俗,使他们感激不尽,挥泪而去。

可是,念斋公夫妇二人,年逾五旬,尚未得子。念斋公向林龙江求嗣,十几年间,做各种慈善的事。林龙江授给他正宗遗书百篇。念斋公不理解其中的含义,林龙江对他说:“你之后,当为我成之。”当天晚上,黄氏做了一个梦:仙乐悠扬,一个武高武大的将军抱送一子,手持遗书一帙,黄氏“感而有娠”。奇怪的是,她怀胎才七个月,就生下了一下男婴--长大后就是再传门人陈衷瑜。为何陈衷瑜在母亲怀中只有七个月,就提前出世呢?据民间传说,陈衷瑜受书于林龙江,因度人度世心切,不恋久住母胎;所以,才怀胎七个月,就提前出世了。这虽是神话传说,但也说明陈衷瑜是与众不同的罕见的人物。

在幼年时,他既灵敏又聪明,凡世间最细小的事,一见就知晓。长大后,专攻举子业,“文辞峻丽,一气如决江河”。乡缙绅卓真初先生,称他为“不世之才”。16岁时,执贽拜三教嫡传卢文辉为师,就有“灵悟”。于是,放弃举子业,并认为“章句误人,纵得侥幸功名,又误及天下万世矣”。他就矢志于“立本”、“入门”、“极则”,认为这是“明体适用之学”。著《立本忏修》,悔改前非,以证后觉。

21岁时,卢子命陈衷瑜为开教始祖,组织兰盆大会,编著《忏悔科仪》。只用一个月时间,他就写好了科典。卢子看了,觉得很罕见,又很可爱。每次开大会,就命他讲说经书,发挥大道微旨。听众都赞叹说:“从未听过这样的讲话。”又命他唱《醒心诗》,声音响亮如洪钟,发音又很自然,深受听众的好评。在家里,经常父歌子和,有人讥笑他是“疯颠”。

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卢子去世时,陈衷瑜才27岁。他不敢贸然上任,就往金陵、松江等地游览,“以寻先正”。京都人士,闻风而从者云集。他所到之处,“从皆异之,莫不长跪请教,尊以师礼”;但后来“竟叹无人而归”。

陈衷瑜恪守大道20余年,才开始在涵江、东山、嵩东、尚阳和榕城的鳌峰、金鼎开教,以诱进后贤,倡明大道。当时,郡司理史允琦,折节求教;乡阁部黄鸣俊,执贽于其门人,每次都感叹说:“若能得见陈夫子,死且不朽尔!”但陈衷瑜并不以此为满足,他仍然刻苦自励,每天匆匆忙忙,“其心惟恐教主之道,不明于天下万世,以为已忧也。”他给人讲说经书,“惟求实际,不事空谈,绝未尝强论著书以动人”。后来门人到处搜集他的遗稿,只有1000多字,并标之名曰《陈子明道要言》。

回莆开教后,陈衷瑜还兴建嵩东三教祠,修建东山、涵江、尚阳等的的三教祠和寺观庙院。重新编订奉行三教经书,凡卢子所未补的补上,所未完成的完成。他的所作所为,“皆在辟邪以归正,使教主之道重明,如日月之中天。”

清顺治十一年甲午(1654年)冬,他复修《林子本行实录》。次年(乙未)春,他把书稿交给董史,并吩咐他说:“你替我完成这本书稿。”董史很惊讶,预感到这是回归预言。

顺治十二年二月初十日,陈衷瑜病倒了,忧心忡忡三日卧床不起。董史去探望他,听陈子之言有归寂之意,“悲惧交集,身心俱痛”。就同陈大桥和他的儿子秉期,侍候在侧,以关照寝食。十三日中夜,陈衷瑜对董史说:“吾将以斯道付与汝矣。”董史又惊又泣,稽首师前以谢曰:“史固黄口孺子,安敢当此大任?”陈衷瑜微笑着而歌曰:

董史回头好自看,人或以汝一人要作半人难;把向铁树高中坐,照顾他人汝敢作等闲看?

陈衷瑜唱着,满面春风,绝无病人的神态。他整天逍遥自在,咏歌不断。并对门徒们说:“吾功成果满,三教重任已付之董生。”还吩咐于某日设醮,送他“归真”。门徒们答应他高醮祭典,他高兴地又歌曰:

吾生不为久,亦不为不久;七个月日胎,六十七风岁寿。亦嵬!可惜当年早不来,好把天壶八面开;人人共酌壶中酒,始知滋味过蓬莱。石麟脯,人人口里自嚼裁!

他命董史继续唱下去,董史拱手拜谢。

自此以后,陈衷瑜不食经人间烟火之物,只饮酒数杯,还说这是“太和汤”。设祭那一天,门下老友孔昌期去拜见。因他有纯厚古风,陈衷瑜一向对他很敬重。他赞叹陈衷瑜是“真圣裔也”,恳切挽留他。陈子回答说:“镜破磨难明,花落不上枝;大限已来到,归真亦有期。”孔昌明再拜恳求,才答应延留十天。临终前,他要求董史、陈大栋为他“炼吾魂”,不教他们“炼魂之法”。

顺治十二年乙未(1655)年二月二十六日昌,陈衷瑜命门人为他穿好了“归真衣服”,就拱手而归。

十二月十三日,董史同陈衷瑜之子秉斯,率领东山、涵江、尚阳、鳌峰、林埔等诸祠门徒数百人,自涵江大宗祠,奉陈衷瑜的灵柩,归葬于嵩山之东(昔嵩东祠之旧址),祠宇今迁于柳营,改名为“壶南祠”。(三一教门人傅宗密录入)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分类

站点统计|Archiver|三教网 ( 闽ICP备17017165号 )

GMT+8, 2018-6-22 00:02 , Processed in 0.08180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