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网

 

 

搜索
三教网 首页 观点 查看内容

林兆恩与三一教( 第四章第四节)

收藏 分享 2012-2-19 22:13| 发布者: 林如实| 查看数: 6807| 评论数: 0|原作者: 林国平|来自: 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版

摘要: 林兆恩与三一教 林国平著 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版,1992年第1次印刷 第四章 三一教的兴衰嬗变 第四节 三一教在东南亚的影响 清末,三一教随着兴化府的移民跨海传到东南亚一些国家,并在民国以后有了较大的 ...
                 林兆恩与三一教

林国平著

                                 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版,1992年第1次印刷

                         第四章 三一教的兴衰嬗变

第四节 三一教在东南亚的影响

清末,三一教随着兴化府的移民跨海传到东南亚一些国家,并在民国以后有了较大的发展。1947年睛山先生在《太谷学派之开山祖林兆恩》一文中谈到了三一教在马来西亚的影响,他说:“(南洋)雪兰莪方面,如吉隆之十五枝石、巴都律,巴生、巴生港口,各处皆有三教祠之设,或称宗孔,或称儒兴。崇祀之者,多为莆仙二邑之乡侨。其所奉神,为三一教主,亦称三教先生,或称先生。”1972年和1980年,德国教授付吾康先后在《 Oriens Exlrmus》发表文章,详细地介绍了三一教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情况,由于文章篇幅较长,现将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三一教通过兴化人的移民传播到东南亚。现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各地,都存在许多三教堂,它们不叫庙、寺、观这类佛道教建筑常用的名称,而是称为堂、祠、书院、洞和宫等。

新加坡最大的三教祠是九鲤洞,较小的有琼三堂、天性堂和兴胜堂等。绝大部分祠堂是由来自兴化府的人维持的,他们讲同一种特殊的方言,这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带有普遍生的现象。时至今日,在一定程度上似乎仍保持着这种特点:即同一种方言的人以某种特殊祠堂为中心,构成明确的社会集团。

九鲤洞建于一个汽车修配店云集的中心地带(旅新兴化人多从事此工作),但也有一些不同情况,如天书堂的主要信徒多从事信托业,同师会是由来自福清的华侨创建的,还有的信徒来自泉州府的某个县。

较完善的三教祠堂里供奉着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的塑像,而三一教主林兆恩的偶像则是每座祠堂都有奉祀的。通常林兆恩身旁至少还有一个道士和一个真人,左边是张三峰,右边是卓晚春。在三一教主身旁,通常还有其它壮士装扮的神灵,只是无法确切地辨认出他们的身份。在一些祠堂里还供奉着观音、太乙真人、齐天大圣、玄坛元帅等神像。

琼三堂保存着一幅画卷,画着三一教的全部先哲:最上层的是释迦牟尼、孔子和老子;第二层正中是三一教主林兆恩,其左为朱慧虚和林贞明,右为卢文辉和张翼林,他们都被称为“夫子”;第三层正中是弥勒佛,左右分别是林兆恩的信徒董史和陈衷瑜;最底层左右外侧分别是伽兰和韦陀,中间是张三峰,张的左端分别是卓晚春和何心隐。何心隐与林兆恩、李贽一样被视为“异端”,是三一教著名的支持者。这幅画卷,连同所有的三教祠堂,成为三一教传播和实践诸教混同说的力证,并可以看出在此地三一教中道教的成分比佛教、儒教的成分更占主导地位。

九鲤洞里保存着两块碑刻,分别立于1948年和1949年。这两块碑刻为东南亚三一教及其祠堂的历史提供了一些资料,尤其是它显示了近代三一教中很浓的道教色彩。然而在林兆恩的著作中,道教成分产东占主导地位,他提倡三教统一于儒教,尊孔子为教主,他本人也仅是一位带有道士色彩的儒教徒。

九鲤洞第一块碑刻全文如下:

公建九鲤洞碑记:我国仙教,溯源黄帝时广成子。史传记载,历五千余年,道脉真传。当汉建元间,吾闽未拓疆。先有何氏九兄弟,游来兴郡,居九鲤湖,修成仙翁,故邑曰仙游。海之东南岛莆羲有卢士元仙长,谢、王、陈诸师,同修琼仙道,后的堤海成田,又立县莆田。自古九鲤湖山天然仙景,近今考察水利,中外闻名。更有宋明两朝,迭出林孝女,敕封天后圣母,至卓万春仙人、林龙江教主,归依三教为一焉。仙圣礼典,宫殿建遍华洋。仙驾南来,多历年所;宏开法教,丕著声灵;度世拯民,御灾捍患。当甲申星洲沦陷中,五年普度,肃八次法坛,德被远近,功遍阴阳。同人胜利时完成洞宇,并定例逢甲普度,以资纪念耳。门人与善信侨胞,在浩劫之中,踊跃乐缘,集巨金四十余万,成万年宝盖,祀百代馨香,报德崇功,勒碑永乘云尔。莆阳锦江受教关琼开撰述,斋沐书篆时年六十。中华民国卅七年岁次戊子元春谷旦。发起助建董事财政受教刘元麟同门人立石。

第二块碑刻全文如下:

九鲤洞甲午第二届逢甲大普度纪念碑:琼瑶法教史,碑已详述矣。当甲申年第一届普度大兴土木,阻于昭南,洞宇未竟功。仙师预示,乙酉秋,中欧胜利,果尔洞宇建成。宏愿十年一度,大开法门。今岁举聘教内董事,训练三教经师,召集旧目连剧员,征募福缘,完成普度道场;建铁柱拜亭一座,屏史全堂石碑一面,载明董事及贰拾元以上乐缘人芳名;铜牌二面,列载经师剧员全体,及五元以上乐缘人芳名,总计费需坡币贰万陆千余元。俾勉励将来永留纪念云尔。琼开又撰并书时年六十六,中华民国四三甲午年七月午日公立。

从以上两块碑文可以看出,时至今日,在新加坡的华人中,三一教仍然是充满活力的教派。碑刻不仅有历史价值,而且对现时三一教的认识也有重大意义,它可能在思想上,甚至在行为上对信徒们产生影响。

在马来西亚,确认为三教祠堂有11座。其中吉隆坡有4座:(1)三教堂:座落在吻利飞士路(Jalan Brockfielols)。原来是一座旧建筑,1975年在原地上重建成一座壮观的新建筑,内有很大的教堂,已发现的最早文物是1946年的两块木匾。所供祀的主神是三一教主林兆恩,其左为上阳真人卓晚春,右边是圆通教主,即所谓无所不在的观音。(2)宗圣堂:座落在劳伦梯恩南利马街第五巷(Lorong Tiong Nam Lima) 。此堂于1968年按原样重建,看上去是一座很普通的建筑,据几块木匾可知,宗圣堂曾于1975年举办建堂30周年庆贺活动,由此可推算出该堂建于1945年。已发现的最早纪实文物是1935年的木匾。所奉祀的神灵“正中为三一教主,左边为卓晚春,右边为太上老君和吕祖仙师,此外还供奉金大人、太爷和二爷。(3)宗贤堂:座落在丁古押都拉芒(Jalan Tengku Abdul Rahman)附近的甘榜立吗(Kampong Limau)。其前身叫宗圣书院,原址在太子路,是一座小庙,于1969年5月13日毁于骚乱,1975年在现址建成一座不大的木结构建筑。所供奉的神像,中间为三一教主,两旁分别是观音和卓晚春,此外还有护法龙天(佛教)和护道将军(道教)。(4)三圣堂:座落在巴生路(Klang)附近。建于1975年,规模比宗圣堂和三教堂小,其前身为三教祠,是一座不显眼的木结构小建筑。三圣堂正中供奉三一教主,两旁是观音和文武烈圣(可能是著名的文武圣人的总称)。

雪兰莪(Selangor)的三教祠堂也有4座:(1)宗孔堂:座落于吉令的加埔(Klang Jalan Kapar)。此堂初建于1918年,1926年毁于火,1946-1947年间重建,现建筑是1962-1963年再建的。现存最早的纪年文物是一块1946年的木匾,堂内主神是三一教主,其左右分别是上阳真人卓晚春和观音。(2)珠兴祠:座落在吉令(Klang)港。据现建筑落成时所立的一块碑刻记载,此祠为来自兴化府仙游县的张启君始创,他在几个马兴化人的帮助下,于1894年开辟了一个简陋的宗教活动场所,为同乡提供祀神之地。由于某些原因,活动场所经常变动。1965年申请在此地建筑祠堂,1970年获官方批准,两年后成立建祠董事会,1975年落成。所奉祀的主神是三一教主。(3)宗孔堂:座落于万挠(Rawang)以北的塞伦达(Serendah),建于1972-1973年间,所奉祀的神灵为三一教主,左右为观音和北炡大师。(4)玉兰祠:又名竹林阁,座落于与宗孔堂不远的吉隆坡到怡保(Ipoh)人公路旁。1975年还仅仅是一座用波纹桉树板为屋顶的小木屋,最近因拓宽公路而重建为小砖房,1963年刻制的”竹林阁三一教主“木匾”仍保存在新祠中,此祠仅供奉三一教主。

霹雳(Perak)地区有二座三教祠堂:(1)普仙书院(普仙祠):位于实兆远(Sitiawan),是一座规模很小的砖瓦结构建筑。根据普仙书院内存的木匾纪年,可以确定该祠初建于1957年,1961-1962年间和1975年先后两次扩建。与其它祠堂一样,三一教主的神位占据正中,而两旁神像则有别于大多数其它祠堂:左侧是九皇大帝,右侧是玄天上帝。此外,还有余府大人,关帝、伽兰圣众和护法将军。(2)崇圣宫:与座落于太平路上的兴安会馆毗邻。祠堂虽很小,但仍供祀三尊神像,三一教主居正中,卓晚春在右侧,周仙师在左侧。据兴安会馆的碑刻记载,会馆于1958年重修,崇圣宫可能也在同时被修建。

在槟城(Penang)和柔佛(johore)各有一座三教祠堂。槟城的三教祠堂叫玉山祠,座落于丹戒峇眼(TanjongBunga)这是一座规模较大的三教祠堂,创建于1955年,其草创时间可能更早些。如祠内的香炉和主祭台分别是1936年和1949年之物。祠中除了供祀三一教主及其两旁的观音、老子外,还有卓晚春。都天御史、张公圣君、大伯公及其左右彭大爷和周二爷。祠中还保存着穿着礼服的三一教徒合影,拍摄于1955年的祠堂成典礼时;在柔佛的三教祠堂名珠光书院,座落在居銮(Kluang),规模也较大。现有建筑建于1965年,但其历史还可以上溯得更早些,如1960年珠光书院曾发布地有关儒释二教内容的布告即是一个明证。书院中所供奉的主神是三一教主,此外还有卓晚春和玄坛元帅。

在马来西亚,还有一些不属于三教祠堂又有三一教器物的建筑物,如瑞天咸山港贾兰沃森(JalanWatsonPortKlang)和一座佛教寺院的清茶亭内就有一块1924年的木匾,上面书写着林兆恩的别号“夏午宗师”四个字;又如雪兰莪万挠的感应亭是当地三座佛寺之一,所供奉的主神是观音,其右为三一教主的神像。

由于在马来西亚西部有很多的中国寺庙(仅吉隆坡就有120多座,全国可能有1000多座),因此调查不可能全面,不免会有遗漏,如金马伦高地(Cameron)的碧兰璋(Brinchang)至少还有一个三一教影响较大的地区。至于对不属于三教祠堂但又供奉有三一教器物的建筑的调查更不全面,很可能有一些遗漏。

上述调查表明,马来西亚的三教祠堂十有七八是在吉隆坡或靠近吉隆坡的地区,只有槟城、实兆远、太平和居銮的三教祠堂远离这个中心地区。由于三教祠堂完全或者说主要是由讲特殊方言的兴化人信奉和维持的,所以只有大量兴化人聚居的地方,才会建造三教祠堂。

从现存的几块碑刻和纪年文物来看,绝大多数三教祠堂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仅两个祠堂年代较早:即玉山祠为1936年,珠兴堂所发现的材料又把三一教传入马来西亚的年代上溯到1894年。据此可以推测,19世纪至20世纪之交,马来西亚的某些地方已经有三一教的小规模活动。清朝灭亡以前的封建帝国时期,像三一教这样的异端教派在中国是被取缔的,只能较秘密地进行,然而在海外则可以自由发展。但到目前为止,尚无 或明显的语气表明,三教祠堂在二战结束前已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公开地存在,而只是在二战以后才得以较迅速的传播和发展的。事实证明,前面所论及的三教祠堂十有八九是在本世纪六七十年代重修、重建或扩建的,吉隆坡宗圣堂里的一篇展览文中写道:“(三一教)原在闽省莆田、仙游、惠安等县,极为兴盛。明末扩展至我国东南各省。清代华侨携带三教正宗,传至南洋各地。民国以来,渐次遍及海外欧美各地。”

显而易见,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三一教及其祠堂是应大量信徒的需要而发展的。这种情况不惟三一教,在最近的20年间,全新的或修建、扩建的中国祠堂在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处处可见。在马来西亚,非穆斯林的宗教建筑都受到官方鼓励,**主管机构还会提供少量的经济援助;在印尼,其它中国人的社团组织都受到压制,而宗教庙宇则允许存在,几乎成为中国人在家庭之外集会和共同文化活动的唯一场所。尽管会馆、学校、祠堂这些地方作为来自中国同一地区移民的集会中心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有时仍很突出,但现在情况有些变化,祠堂和学校通常已不再严格限制籍贯,常去三教祠堂的也未必绝对是兴化人。随着现代城市文明的影响加深,参加这样特殊教派的人数可能会减少,使地方性集团的联系纽带松驰,代之以新的社会组合形式,进而使海外华人趋向一种仍以祠堂所提供的超自然的宗教精神为支柱的更加紧密的联合体。例如几乎所有的三教祠堂都提供神仙降临借以表神意的工具--扶乩,这是一种用树枝叉制成的书写工具,由二人共同使用,一人用左手,另一人用右手,各握住其中的一个枝柄,相对而立,在盘上书写各种符号。当神显灵时,扶乩就在沙盘上飞舞起来,有时也用红墨水写在纸上替代沙盘,由扶乩者辨认、诠释神的旨意。

必须指出,在东南亚很少有纯粹的中国寺院和道观,而大多寺庙都揉合佛道和地方众神为一体,具有诸神混同的特点。这些神有的是中国某的地区传来的,有的是东南亚土生土长的,由于东南亚的中国宗教供祀诸多神灵,因而也被称为“多神教”。总之,这种诸神混融的教派在东南亚很流行,显然是受到三一教之类的混合教派影响的结果。

                                                          (三一教门人傅宗密录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统计|Archiver|三教网 ( 闽ICP备17017165号 )

GMT+8, 2018-6-22 00:15 , Processed in 0.047242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