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网

 

 

搜索
三教网 首页 经典 查看内容

道德经释略卷三(20-23)

收藏 分享 2016-8-23 12: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数: 384| 评论数: 0|原作者: 林兆恩|来自: 《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四

摘要: 第十九章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 林子曰:“何者谓之圣?何者谓之智?故智也者,圣之智也。书曰:睿作圣。圣圣也,而睿非智乎?孟子曰:智者无不知也。又曰:尧舜之智。若非有尧舜之圣,其能智乎?故智而不本于圣,而 ...

林子三教正宗统论

门人卢文辉订正

 

道德经释略卷三

 

第二十章

绝学无忧。

林子曰:“夫绝学者,非以绝学也。而老子之学,为道以为学也。然而绝学能无忧乎?孔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此言悦,理义之悦我心之悦也。昔者宋儒之释格物也,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至于即凡天下之物,亦且求之以至乎其极。夫天下之物,何其众也,殆不可以千万计,岂其能求之以至其极邪?设或有一物之不知也,能无耻乎?耻之,而能无忧乎?若为道则日损矣,抱一知常,知常则明,而性灵中炯,圣神文武,自有不可测而知者老子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视为学之徒,日增闻见,其相去为何如邪?”

淮南子曰:“圣人之学也,将以反性于初,而游心于虚也。俗世之学则不然,擢德攓性,内愁五脏,外劳耳目,暴智越行,以招号声名于世,此我所羞而不为也。”又曰:“精神已越于外,而事复反之,是失之于本,而求之于末也。蔽其玄光,而求知于耳目,是释其昭昭,而道其冥冥也。”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林子曰:“唯之与阿,皆应声也。而善恶之相去,一何其远?然人之所畏,不可不畏。岂独一事为然哉?夫人之所畏,我亦畏之;而人之所学,我独不之学邪?而其所以不之学者,何也?盖以其与道相违背,而非我之所能学也。”

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乘乘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忽若晦,寂若无所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荒者,尚书所谓色荒禽荒之义也。央,已也。食母,一本作食于母。

林子曰“众人之为学也,荒兮其未央,而老子则一得永得;众人之为学也,乘乘兮若无所归,而老子则复归婴儿;众人之为学也,昭昭察察,外若有余矣,而内遗道德;老子之为道也,闷闷似鄙,外若独遗矣,而内余道德。”

老子亿:食者,味之而自养也。味道德而自养,则无为而无不为,而其乐不可量也。又何暇为彼世俗之学,以自取忧苦也哉?圣人所以异于人者,在此而已矣。

 

第二十一章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林子曰:“孔德者,上德也。上德不德,故曰惟道是从。”

林子曰:“夫道也者,岂其可得而容之哉?夫惟孔德,则始得而容之矣。而孔德之容,则皆从道中来尔。道之为物也,惟恍惟惚。虽曰惟恍惟惚,而其中则有象;然非徒想之以象焉已也,而其中则有物;然非徒揣之以物焉已也,而其中则有精。甚毋曰恍惚窈冥之中,象则不可得而象之,物则不可得而物之,精则不可得而精之也。而曰其精甚真者,盖言真有此象,真有此物,真有此精也。又何者谓之信?信者,信也。信有此象,信有此物,信有此精,而不差爽也。然此皆德之容也,惟其德可得而容也,故其道可得而容也。”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然哉?以此。

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当作一句读。甫,美也;众甫,天地万物,凡自道而出者,皆是也。阅,阅历也。汉书:此如传舍,所阅多矣。陆机赋:川阅水而成川,世阅人而成世。

林子曰:“何以谓之其名不去以阅众甫?盖此身去矣,而其所以名为不去者,天地万物,皆有真常之性,至不变者在焉。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是乃老子之所谓长生在于久视者,炯炯而不灭也。夫谁得而知之?”

苏子瞻曰:“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

 

第二十二章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

林子曰:“曲其有不全乎?枉其有不直乎?洼其有不盈乎?敝其有不新乎?此皆物理之自然也。”

少则得,多则惑。

林子曰:“为道日损,少其有不得乎?为学日益,多其有不惑乎?”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林子曰:“少莫少于一。少则得者,抱一以为天下式也。故曰得其一,万事毕。”

讲义:一者,人之真性也。道书言一,亦有数种。有道之一,无一之一也;有神之一,真一之一也;有炁之一,一炁之一也;有水之一,天一生水之一也;有数之一,一为生数之根也。此言抱一者,乃神之一,真一之一也。

林子曰:“尧曰钦,孔子曰敬,所谓心在腔子里者是也。尚书曰:‘以礼制心’,余于是而知礼也者,敬而已矣;敬也者,钦而已矣。其曰抱一者,则尧之钦,汤之礼,孔子之敬者在我矣。其曰为天下式者,则尧之所以雍黎民,汤之所以式九围,孔子之所以安人安百姓者在我矣。”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林子曰:“学以不争为大。人而自见自是自伐自矜,则亦不免于争。惟其不自见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也,则亦何争之有?释氏无诤三昧,而孔子曰:‘君子无所争。’由是观之,不争之教,三氏之所同也。故道德屡言之。”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庄周所载商丘之木,细枝拳曲,大枝轴解,不材之木也。以至于此其大,非所谓曲则全邪?

 

第二十三章

希言自然。

林子曰:“自然之道,岂可得而言哉?老子言不迫切,故不曰勿言,而曰希言。昔老子之在春秋也,每以道之自然为教,而人遂以道之自然,而为口头套子之资尔,故戒之曰‘希言自然。’岂不以飘风骤雨,天地且失其自然之道也,而况于人乎?”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老子亿:飘风骤雨,乃风雨之异常者,必不能久。岐伯所谓“亢则害,承乃制”也。夫大如天地,一时气亢,而风雨异其常度;且有承之者,制之而不能久,况人与人群者也。乃欲立异以出众焉,则凡有血气而有争心者,其起而制之,宁肯待于终日邪?

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得之;同于德者,德亦得之;同于失者,失亦得之。信不足,有不信。

林子曰:“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清者同于清,浊者同于浊,动者同于动,静者同于静。夫既无清无浊,无动无静矣,则亦何有于有道有德,而亦何有于失道失德也哉?若为道者,而有所别于清于浊,于动于静,于道于德,于失道失德则亦不可谓之道矣。惟其无所别于清于浊于动于静,于道于德于失道失德,则是人与道而为一,方可谓之尽道之极,而为有道之士也。”

老子亿:从事于道者,以道为事,即抱一者也。下三者皆指他人言。道者,有道之人也;德者,有德之人也;失者,失道与德之人也。天下之人,有道与德者常少,而失道与德者常多。若于此有差别相,则不惟道之本体不当如是,而天下之不与者众矣。至人不如是也。心地平等,普然大同,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有道与德者,固同之矣;和其光,同其尘,失道与德者,亦无不同也。我既不自异于人,则人亦不自异于我。故有道与德者,固乐得之,而失道与德者,亦无不乐得之也。贤者悦其德,不肖者服其化之意。然圣人所以致此者,无他,虚中无我至诚感通而已。设使中心之诚,一有不足,而徒外立其德,以为笼罩之术,则机心一萌,鸥鸟不下,而况于人乎?欲其乐得之也难矣。故曰信不足,有不信。此即与后章,善救人,故无弃人,善救物,故无弃物,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之类,前后互发,皆明一理。孔子老安少怀,天地气象,可因此而默识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站点统计|Archiver|三教网 ( 闽ICP备17017165号 )

GMT+8, 2018-1-17 23:24 , Processed in 0.03567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