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网

 

 

搜索
三教网 首页 教门 门人 查看内容

谈知道与不知道

收藏 分享 2015-8-7 09:33| 发布者: 林如实| 查看数: 1014| 评论数: 0|原作者: 林如实|来自: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

摘要: 谈知道与不知道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 林如实 《易经·系辞下》“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何思何虑者,道在先天,思虑不得,人之能视能听能言能行能思,其中有个 ...

                        谈知道与不知道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  林如实

   《易经·辞下》“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何思何虑者,道在先天,思虑不得,人之能视能听能言能行能思,其中有个真主宰在焉,人不识大体,不识此主,以视听言行思虑为其主,缺失了主宰,缺失了道,佛教所谓的五蕴六尘,五蕴即色受想行识,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六尘即色声香味触法。五蕴者,亦五阴也,五浊,人落后天中,人心侵阴染浊,人沉迷于五蕴,世沦成为五浊恶世;由六根而六尘,六根即人的后天五大感觉器官加上人的意识,六尘,六根外受之尘,色声香味触是人的五大感觉器官感受得来的,法是人的思想意识综合感官感受的信息而形成的,属方法办法范畴。受六尘所蒙,人心虽有识而心昏不明,心昏不明,也是缺失了主宰,缺失了道。中国传统文化,早在儒道释三教之名未立之前,先圣契道于心,后文字得以创造,道寄于书契中,即后世所谓的“文以载道”,三一教林龙江先生说:“书契未兴,道在心性;书契既显,道在六经。……”(《林子三教正宗统论》之第十册《三教会编》)。圣人为道统相传之计,六经、《道德经》及佛经等经典由之著述,圣人契道于心,虽欲无言,又不得不言,老子西出,不得不留下《道德经》,释迦说法四十余年却说实未说一法,圣人度人度世之老婆心切由此可知也,因其婆心故苦口说法,苦口者可知圣人传道之难言也。今开此话题“知道”与“不知道”,与圣人为传道“无言而有言”相关联。

或人不解而问:人的心理活动都是通过五官来感知外在的客观世界,意识是客观物质世界在人脑中的反映,而这些人的心理活动却说成是五蕴六尘,甚是难解。人的心理活动是人所特有的,如何看待人的心理活动呢?佛家界定“五蕴六尘”时,是不是对人的心理活动完全否认呢?儒家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曾子曰)”之说,对视听言动及思想活动没有持否定,孟子在说到“从其大体为大人,从其小体为小人”时,还对人的思想给予了充分肯定,“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此天之所与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弗能夺也。此为大人而已矣。”孟子所说的“此天之所与我者”即我之先天主宰者,性也,道也。性者,人的先天本然之善,与道同依依,先立乎其大者,也是以先天本然之善,与道同依之善,人的视听言动及思想活动就虽与外来接触,而人心不失其自主性,例如童蒙幼儿对待玩具,用则用之,弃则弃之,不为玩具所牵,若其为玩具所牵所迷,是人玩玩具,转而为玩具所玩,有一词曰“玩物丧志”,人的生活需要物资,物资物资,资用于人,而人一旦贪恋贪迷于外物,人心为物所牵所主宰,便是人所言“利令智昏”,智昏都是由人丧心丧志而丧失其心自主性引发的。人丧失内心自主性时,五官所受的信息及内在思虑念及皆转为佛学所言的“五蕴六尘”,整个心念意念为外物所牵所迷,由是人心沉沦,人世凌夷,受外来所欺也,末世之象由此而来,人心舍本逐末,即是常听宗教所说的“末法时期”“末世说”“末日说”,邪教以“末法时期”“末世说”“末日说”恐惑人心,自命救世主,宣扬唯信其教可得拯救,而实际上,每个人的灵魂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每个人都是拯救自己的主人,即所谓的“自度”也,鲁迅先生感世风日下,欲唤醒民众,曾于《狂人日记》中呐喊道:救救孩子。真宗教行教化要唤醒人类则说:救救自己。然人欲得自救自度,当从正教明师,明师教人以返本求源,三教圣人教人自度,教名有异,归根返本总大同,佛教人以“空”“禅”,道教人以“玄”“道”,儒教教人以“正”“诚”,及基督天主教、伊斯兰教则以“主”,教名之有异,行教之不同,称为“殊途”,经典之不同,用语之各异,称为“百虑”,殊途与百虑亦同归而一致,同是教人心灵性灵如何归根归真归家,返回人类的精神老家,复现本来面目,得现宇宙本相真相实相,即三一教所言的“大根大本”,天地虚空之大根大本,道也。

古圣人契道于心,道不远人,道不离人,而人之为道而离道,何也?为道而离道,不得圣师心传,求之于道名,大道本无名,圣师为传其道,强名曰道,故道有可名与不可名之说,人落于后天,求之于道之名,自然不可合道契道,道在人之一身之内,求之于人自心,三教圣人设教度人,都不离心来设教,曰“观心”“炼心”,“观心”是观自心,“炼心”是炼己心,按现在哲学通俗的说法是认识自己,人之一身本是天地阴阳造化,从生到死,也就是说人的一身一生是大道所造化,知人身人生是大道造化,人若求道即当在自身上及生身中求,圣师教人都是教人从自身自心入手,参得人身之造化,则天地造化亦不远矣。圣师之言教是为可知之道,圣师不言之教是为不可知之道,可知之道与不可知之道,即孔子所言“可使由”与“不可使知”之道,按三一教所言,立本是可知之道,可使由也,即教你怎么做,而入门与极则是不可知之道,不可使知也,自己修证中的心得与体会,属自性觉悟,觉悟是自心自知,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称“不可使知”,就是不可使他(学生)知道,不是教师想让学生知,使学生知,学生就能知。

圣师难道不欲人人得知而觉悟吗?圣师度人度世之功也是建立在度化世人的功德上,谁不欲人人得知而觉悟吗?设若圣师能让人知使人知,人类历史上圣师降生于世也不止一人,全人类由史以来得宗教之熏教的人也算多得难计其数了,人类的度化,思想的净化,也当完成了,可是至今,人类的生活还不是人类一直追求的美好而理想的生活。圣师度人度世有心,而受教的学生也当有愿,发心自度,自度度人,自觉觉他,一个人的正能量微弱,聚集的人多,正能量就大了,圣师传道,就如传灯,一灯明,千万灯明,及至人人心明道明,依道而生活,和乐自在,圣师大愿始遂矣,佛教中佛菩萨皆有大愿,大家都知地藏王菩萨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之大愿,阿弥陀佛有四十八愿,学佛者多是私心慕佛,只想个人上天堂极乐国。若欲成就佛菩萨之正果,人人都当有佛菩萨之大愿,有人说我不是佛菩萨,我立不了此大愿,试问立不了此大愿,又如何成就佛菩萨之正果,成就佛菩萨正果的诸圣师本是人中师范,是世人学习的模范,要学佛菩萨,学其心愿,学习其德行,而不是整日呼喊着佛菩萨来救我度我,佛菩萨纵然能救苦难于一时,不能让人永远脱离于苦海,要想脱离苦海,还是得靠自己的修行。所以圣人有心,受教的学生一定要有愿,是善愿,是大愿,而不是私心小愿。愿者,即是人的发心,发的是我本有之善心,此善虽小而微弱,但不可轻之,所以说“勿以善小而不为”,积小善成大善,积大善成至善,而后方可与佛菩萨同会矣。

圣师立世设教,人不信道,自然不学,人信道不足,学也难成,更可悲的是人怀私心慕道,道更难明。而学道不知立身于自身实际,好高骛远,学无根基,道门也不得而入也。三一教开教引导,教人立本,继而入门,终而极则,学至极则,人皆可成为先生,行教度化于世间。三一教,以一先生,造就三先生,以三先生,造就万先生,先先生启后先生,后先生继先先生,三一教度世事业因此代有传人而存于世,如人类历史上,所有创教于世间的圣人都是先生,体天司时,各司其命,人类中有一个人不得觉悟,圣人之心愿也不得遂,在人类历史上,不同时期,不同地域,圣人作为人类的教师、先生,也是先先生启后先生,后先生继先先生,先先生与后先生,因为同心愿,故如同一先生,同一人,况先先生与后先生,道心本同一,所以,林龙江先生称孔子老子释迦为三教先生,及三一教创立于世,世人亦称林龙江先生为三教先生。先生先生,先天地而生,契悟先天大道,其之所生,若以人身看,与人同生死,而其心与道同在,道无生死,是也长生人,是也永生人,是也不死人,是无量天尊,是无量寿佛。所以,三一教教人学道,学不至于孔子不已,学不至于老子不已,学不至于释迦不已,而学至于孔子、老子、释迦者,是学者之心与孔子老子释迦三教先生之心合矣,孔子老子释迦有此心,我亦此心,我此心与孔子老子释迦之心原一心,同一先生心,人类历史上创教于世的圣人,行教度世,亦只此一先生心,先生分身千万亿,度人度世只一心。

一先生三先生万先生,虽有度人度世心,而同叹世人难度,何也?“我有回天力,人无向道心。”学生的态度,学生的心愿,决定了学生的学业道业的成就程度。学生说知道,其实不知道,先生说不知道,其实知道,学生说知道是口头上理论上的知道,先生说不知道是不愿在口头上理论上的知道,学生不知道是道在自身躬行中而不知,道在心性修持中而不知,先生知道以自身躬行实践大道,以自身心性上证明大道。知道与不知道,孔子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学识上的知,不一定是心性上的知,心性上的知是云开日出的知,是真知,是为智,学识上的知,是假知,非不美,是知之次也,只合称“识”,认识、知识、意识等都是“识”,即道家所称 “识神”也,识神是阴神也,只属五蕴与六尘。“林子曰:‘荒其学于多识,役其知于遍物者,忘其窍而不自知其心圣人也。’”(《林子三教正宗统论》第十六册《七窍答问》)“林子曰:‘……曾子阐其学而为至善之旨,子思明其道而为未发之中,若子贡之多识以为学,犹商贾之殖货以为富也。……若宋儒之所谓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乃子贡之多识以殖货也。……’”(《林子三教正宗统论》第十册《三教会编》)曾子与子思得道统心传所学所知是心性上的学与知,得“至善之旨”,明“未发之中”,子贡与宋儒(朱熹)以多识为学为知,其所得仅是学识上的知。世有自称博学儒道释三教经典者及学识渊博的学者非议林龙江先生佛学肤浅,三一教教师明白告之曰:林龙江先生所学的佛经确实不多,如果如是非议林龙江先生佛学肤浅,是也可见其未见性入门也。六祖惠能更是佛经之少学者,而称佛祖之真传;佛教中有少识不知学佛经者,只以四字“阿弥陀佛”存于心者,也得见性入门,昔闽泉州承天寺广钦和尚便是此例,其临终之际,以偈言示众:“无来亦无去,无代志”,足见其也得见性入门;更有儒者称十几年读一个“敬”字读不透。以上略举例子,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学道者,不以学识上学道,而当从心性上学道,林龙江先生批朱熹在学识上学道的不是同时,也对朱熹为学能返于心性本源上的肯定,在《林子三教正宗统论》中赞朱熹“以涵养本原为先,讲论经旨,特以辅此而已”为朱子心得之学。若以遍览儒道释三教经典为学道,称知道,非真学也,学的不是真,称知道实为不知道,能遍览儒道释三教经典,复以心性本源上求真,其学方是真学,不受儒名道名释名及诸多名号所拘,心转千经万卷自不虚,至此,其知道乎?不知道乎?知道不知道,不知道知道,何言哉!

 

参考文献:

《林子三教正宗统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站点统计|Archiver|三教网 ( 闽ICP备17017165号 )

GMT+8, 2018-6-21 23:59 , Processed in 0.41162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