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网

 

 

搜索
三教网 首页 教门 门人 查看内容

孔孟义利观之思辨

收藏 分享 2015-5-14 20:26| 发布者: 林如实| 查看数: 961| 评论数: 0|原作者: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林如实|来自: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

摘要: 孔孟义利观之思辨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 林如实 义利之辨,自古以来,是我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一个核心论题。在《孟子》一书中开篇就有一则关于“利”的对话: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

孔孟义利观之思辨

莆田市三一教协会  林如实

      义利之辨,自古以来,是我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一个核心论题。在《孟子》一书中开篇就有一则关于“利”的对话: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梁惠王见孟子开口便说“利”,实际上,也是世间人之常情,尽管有的人虽口不言利,而心也想着盘算着“利我”与“利己”。司马迁在《史记》中有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也成为众多人所认同的公理,且论利之徒也会引用其他名言为利益追求合理化寻找论据,如说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马克思)“每个社会的经济关系首先是作为利益表现出来。(恩格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丘吉尔) ”等等。世间人看到的是世间的物质利益,纵然看到的仅是物质利益,也是在互利互惠下方可获利,而一味只想利己而不利人,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而人的私心作怪总想着只利己。世间的人多以此为利,而少有人能觉悟到出世间的“利”,这种出世间的“利”即道德经所言的“水利万物而不争”的大道之利,也是儒家所言的“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大学》”的道义之利如果我们不得圣人之教导,不持心法,不明道义,不明“以义为利”的道义之大利真利,而落于后天的“义利”对立中,义利之辩便会落于无休止的争论之中,正因如此孔子罕言利。

中国古代的义利观源于孔子所言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与小人”是孔子为区别是否修学而明道义的两种不同品位人而权设的分别法对立说,世人不学道,难明圣人内心的圆融通达。以圣人的心性圆融通达而言,君子与小人,一个代表了有觉悟的人,一个代表了没觉悟的人,而一个人的进步总是由没觉悟到有觉悟,有觉悟的君子明白了道义即“君子喻于义”,没觉悟的小人不明道义而受物利所诱所驱,唯利是图,而其所图之利仅是物质之小利,而非精神之大利、道义之真利,自然是“小人喻于利”。孔子所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是符合客观事实的论述,体现孔子为学为道的一贯风格——“述而非作”,孔子对君子与小人之取向的论述,仅供世人为学为道者自己选择,当然他的愿望是人人能修学成为明道的君子,而人若不学,自甘为小人而不愿为君子,而为不可教的“孺子”,虽圣人复世,也难为难教难度于他。

这里我们应该明确的是孔子并非以此而否定世俗的物质利益。一般人都知道人的生活有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两方面,没有物质生活为基础,精神生活也无从谈起,而一味以物质生活为生命的追求与生命价值的取向,人永远无法长大,成为大人即君子,这才是孔子所在意的,也是他设教度世的出发点,即帮助世人成就伟大。对于物质生活,圣人或凡人、智者或愚者、贤者或不肖者都有需求的,虽孔孟也不能离吃穿住行等物质需求,而孔子孟子对世俗之利总是“见得思义”“见利思义”,且能有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超然与自主,就不像世人不学道而受世间富与贵所拘束而落于樊笼之中终难得自觉自主而得自在与逍遥。对于世间富贵与贫贱,圣人的态度是明朗而清晰的: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由此言可观,圣人所重是仁德,而不是世间之富贵。孟子有人禄人爵与天禄天爵之分说,也道出了有“仁德”者获得的天禄天爵,其福德远胜于世间人禄人爵之福德。世间之人以利为准,出世之圣贤以义为准,境界之不同,决定世间之人难超物质利益之纠缠,心受物役,只能成为物质的奴隶,而出世之圣贤超然物外,富贵贫贱不碍其心,能做到“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古圣贤得富贵能好礼,处贫贱能乐道,岂若世人得富贵骄且矜,处贫贱怨且怼。孟子所谓的大丈夫能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大丈夫”与佛教所说的“大丈夫、天人师、佛”同也,非仁德道义涵养至大丈夫之境界,孰能如此以对富贵、贫贱与威武。若欲成为大丈夫,当养仁德守道义,不为物质利益所拘而成为物质的奴隶。

义利之辩,对于出世之圣贤仙佛,不辩亦自明。当前社会,商业经济社会,追求经济利益成为一种时尚,商业经济,互通有无,人们在经济上对物质财富的追求客观上促进社会财富总量的增长,实现全社会全人类的物质需求得以基本满足,人类的生存权得以保障,这是好的一面,但世有贪婪至极之辈,为一己之利、一家之利而损他人之利、公家之利,不明白利是建立在服务人民大众基础之上,贪图享乐,好逸恶劳,不劳而获,存奸寻租投机,置国法党纪于罔闻,找法律空洞,挖国家墙脚,只为了满足个人及其家之骄奢淫逸,让自己生命堕落腐朽。于此等小人,道义上的义利之辩就不足与之论矣,只能以法律绳之法之。当前商业经济社会,正是考验君子与小人的大熔炉,明义利之辩者,能做到“见得思义”“见利思义”,乃至做到“以义为利”,以仁德为真利,以服务人民大众为宗旨,为官或从商都可以成就自己生命的伟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站点统计|Archiver|三教网 ( 闽ICP备17017165号 )

GMT+8, 2018-6-22 00:00 , Processed in 0.034704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