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网

 

 

搜索
三教网 首页 教门 门人 查看内容

夏教文献收藏者——郑钦贵

收藏 分享 2014-12-1 21:58| 发布者: 林如实| 查看数: 900| 评论数: 0|原作者: 问心赶路 |来自: 仙游论坛http://www.exianyou.com/thread-65582-1-1.html

摘要: 夏教藏书第一人 问心赶路 凡莆仙人氏,莫不知有夏教(又称三一教);凡莆仙大的聚落,莫不建有三教祠。这个曾经风靡于万子万孙时代(明朝末期)的民间宗教,不仅繁荣于“上而延、建、汀、邵,下而晋、安、清、漳” ...
                                  
                           夏教文献收藏者——郑钦贵
                                                    问心赶路
      凡莆仙人氏,莫不知有夏教(又称三一教);凡莆仙大的聚落,莫不建有三教祠。这个曾经风靡于万子万孙时代(明朝末期)的民间宗教,不仅繁荣于“上而延、建、汀、邵,下而晋、安、清、漳”(董史语),而且播扬至“往日吴、越、燕、齐、豫章之区”(林向哲语),谁知仅三传而沉寂,逾两百年方复苏,良可叹惜。如今,时逢大盛世,夏有五百载,林子所言的龙华三会日期迫近,而该教百废待新尚未完成,可堪惋惜者,多矣!因此,当我听说仙游榜头新郑村普星书院郑钦贵坛师藏有众多经书仪文,宝诰秘笈等,为求先睹为快,特意邀请小鹏鹏与仙游干练作家蔡媚春一起去榜头采访郑钦贵道人。
      当我们一行三人从莆田驱车到达郑钦贵家中时,首先看到的是他那满柜经书宝贝。翻阅之下,有正宗、经册、仪文、程式、志谱、杯卜签解、九序指南等,甚至明清古籍亦在架中。可以这么说,凡三教之重宝,不敢说应有尽有,但基本上都能略存一二。对此,我颇为好奇,毕竟我的一次惊叹,必须费尽郑道人的不少心血呢。须知,任何一个教派,都有固步自封,敝帚自珍的顽固保守派,他祠之经典秘论,岂能那么容易借阅翻印的吗?于是,我问郑道人:“你收集这么多书,有哪一本书是最难收到的呢?”郑道人略微腼腆地答道:“古人云:‘但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我这些书,每一本都不容易弄到的。尤其是《无遮大会仪程》,虽说能当场翻阅,但绝不允许拍照,更不用说复印了。最后,我通过层层关系,种种途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被我收藏到手。”爱书若此,诚为难得啊。
      这时,蔡媚春突然惊叫起来,兴奋地喊道:“哇,这里还有《九序气功指南》,居然还是古籍。”原来是古籍啊,难怪蔡媚春这么兴奋,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郑道人说:“如果换成别人,这书你们是不能碰的,毕竟是本教至宝。但我觉得秘而不宣是个错误,大家有心要看,无可无不可,只是,未入门者,不宜擅自修炼罢了。”多么开明的人啊,大有孔圣人遗风——“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于是,我接过话头说:“那小鹏借回去观摩练习一下吧。”小鹏听后一怔,刷的一下,立马红着脸,结巴地说:“我才入本,看不懂。”郑道人随即款语温言,安慰说:“但入此门,就是门人。只是,未遇明师,不可妄练。遍观教内,自言练序者,多如恒沙;有成者,似乎喜于深藏吧。”此话深得我心,竟让我不能再大放厥词了。
      奇怪的是,小鹏放着眼前高人不去刨根究底,将“九序”内情问个明白透彻,反而岔开话题,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听说,你要将这些宝贝无偿捐赠给协会,是吗。”“无偿是真”郑道人不等小鹏一句话讲完,立刻发表自己的意见。同时,他又补充说:“但我哪里说过是捐赠,上次,我明明讲的是提供。使用后,要还给我的,毕竟这些书籍是我普星书院的镇祠之宝咧。公开经典妙论是我十分乐意的事,因为我不想遮挡我教的光芒。当然,如果有贩卖苗头,我就会紧紧捂在怀中的。”看来郑道人是有悲心宏愿,肯定也想效法佛教那样热心而且无私地流通法宝的。所谓“亵置蒙尘,愚痴因缘”,那贩卖流通,显然是人为地制造障难,有遮光之嫌,其罪无量,难怪郑道人对此事的反应如此激烈,想必其中必有缘故。
      于是,我近乎天真地追问道:“西谚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适当地收取费用,似乎并无不妥。你前面也说‘但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说明做事得有代价嘛。”接着,我又滔滔不绝地建议:“正好你是坛师,现今开光法物甚是热销,你们榜头又盛产佛珠,那你们不妨筑坛做法,为佛珠开光,既弘扬宗教,又获得收益,何乐而不为呢?”谁知,郑道人一脸严肃地说:“身居教职,绝不言利,这是我的原则。”随后,他解释说:“赚钱,谁不喜欢呢。早年,我在涵江开自行车修理店,有流氓牌仔来收保护费,都被我断然拒绝,并且大干一场,以致他们再也不敢招惹我,使我在涵江修车期间,平安顺气。我之所以会那样蛮干,一来有胆,二来就是为了钱。但是,我41岁那年,普星书院缺坛师,村老就在祠内卜杯,结果我入选了。那时,我还是一个‘罢假神’(方言,不信神者),当场扬言:‘卜杯谁不会,圣杯亦偶然。除非再卜三圣杯,否则,我不信。’不料,二卜,依然三圣杯。此后,我深信先生,深入《正宗》,深学拜唱,方有今天。后来,有莆商希望我去三明建祠,连地都拿到了。谁曾想到,他竟提条件说:‘祠建好后,香火钱,一人一半。’当我听到这话,掉头就走。请问,宗教能用来做买卖吗?因此,三明建祠的事也就黄了。”
      是啊,宗教不能用来做买卖的。试看国内各大名山道场,乌烟瘴气者,怕是多因经营之故吧。然而,如果不经营,不运筹,试问三一教如何重新出发,怎样再立新功呢?我很反感少林模式,但我也不得不佩服少林模式。玩得转者,即具别才。一如能过海者,便是神仙。此二者,道理相类也。当然,饮鸩固能止渴,但离死期亦近矣。我总觉得三教应该重光,并非以门人弟子心意,实是它确有可取之处,若能输出,定能彰显莆田的实软力。不过,我也承认历史名谏魏征所言:“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据此类推,便有“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的合理推断。治国若此,治教亦然。那么,时值夏教百废待新,百事待举之际,谁来正本清源,怎样正本清源呢?这难道不值得夏教朋友们思考的吗?
      我想,作为莆仙两地夏教文献收藏者——郑钦贵道人,他在“怎样为夏教正本清源”这个问题上,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做出了历史性的回答,那就是一切从原点出发,从经典开始。如果你有幸到过郑道人家,看过郑道人的藏书,即使是简单地翻阅几本,也会浩叹夏教之大,从而生发出深入经藏,一探究竟的念头。可惜,郑道人总是借口自己生性梗直,兼有一家十口重担,因而一再婉拒了蔡作家的建议——“希望你能勇敢站出来,多参加一些活动,多发挥一点力量,相信三教会因你而有所改观。”
      虽然我与郑道人只有一面之缘,虽然我与郑道人仅有一午之谈,但我隐隐理解了夏教文献收藏者——郑钦贵道人的藏书表象下所覆盖的一颗深深的心意。不知大家以为如何呢?(选编时略有改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站点统计|Archiver|三教网 ( 闽ICP备17017165号 )

GMT+8, 2018-1-17 23:29 , Processed in 0.103029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